English | 中文版 | 手機版 企業登錄 | 個人登錄 | 郵件訂閱
廠商 儀器 試劑 服務 新聞 文章 視頻 高級搜索
當前位置 > 首頁 > 行業資訊 > 出訪 > 納微江博出訪記:印度生物制藥行業崛起的思考
納微江博出訪記:印度生物制藥行業崛起的思考
點擊次數:595 發布日期:2019-2-19  來源:本站 本站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生物制藥行業—印度的“世外桃源”


導讀:
印度,與中國同屬亞洲文明古國,淵源頗深。這個曾是唐僧師徒西天取經的國度,在國人眼里總是充滿神秘的異域風情。中國熱映的電影《我不是藥神》,更是把印度描述為“藥神圣地”!眾所周知,制藥行業不僅技術壁壘高,投資大,而且對環境清潔、設備的先進性、生產工人的素質都有極高的要求。很難想象在印度這樣一個現代文明與貧窮落后交織、大量的貧民窟與少數億萬豪宅并立的社會,城市大環境普遍是塵土飛楊,垃圾亂丟,交通混亂,大多數人安于現狀,懶散、不修邊幅,卻孕育出如此高端發達的制藥產業,成為眾藥神爭相“取藥”的圣地。近日,因要在印度注冊公司之故,我在時隔5年之后又一次來到印度,整整一周時間,走訪了Deli, Bangalore, Mumba, Pune, Aurangabad等五大城市,與嫁到印度的中國女同胞、與陪同走訪的印度朋友深度交流,拜訪了印度中產階級居住的花園式別墅區,也走進了印度下層百姓的貧民窟。一路走來,看到的山河水域,感受到的風土人情,體會到印度制藥產業的發展,感觸頗深,在返程飛機上寫下了自己的感受(一家之言,難免偏頗)。
—— 納微科技 江必旺 博士
 

 
霧霾與塵土飛揚并存
      霧霾不僅中國專有,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霧霾嚴重程度完全不亞于北京,一下飛機就可以呼吸到熟悉而濃厚的霧霾味道,坐上出租車可以看到整個城市籠罩在灰蒙蒙之中。令人瞠目的是,新德里居民除了要“享受”醇厚的霧霾外,還要接受路邊揚起尖土的洗禮。印度公共設施基礎差,街道除了中間鋪上水泥路面外,兩邊走路的道經常都是裸露的泥土地面,人車一過,或風一吹就會塵土飛楊。這種灰塵顆粒遠遠大于霧霾顆粒,因此塵土揚起來后很快就會沉下去而消失,而霧霾因顆粒很小很難下沉。我們都知道,去除霧霾主要是“人努力、天幫忙”,除了減少排放,更多的是靠刮風這種自然界的力量。相對而言,除塵則比較容易,屬于環境衛生范疇,只要減少裸露地面,鋪好水泥或種好草地、搞好城市衛生就可以解決了。如果說霧霾的形成是因為城市過度工業化產生過度排放所致;揚塵則是因為經濟落后、社會管理水平低造成的。按理說,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往往是由于經濟快速發展,霧霾才重,而同時因為經濟發展好,基礎設施和衛生管理也應該比較好,塵土就應該相應較少,同理,邊遠貧窮地區,因為基礎設施條件和環境衛生差,塵土多,但空氣清新,霧霾少。然而,我看到的印度首都新德里,卻是霧霾和塵土同時存在,正如同印度有大量的貧民窟與億萬豪宅同時在一個城市一樣并肩而立。這也是印度的奇特之處。 
 
驚心動魄的交通亂象
       在印度最讓我膽戰心驚的就是坐車。美國交通基本上是依靠自覺及警察潛伏在路旁監管,美國警察會經常出其不意冒出來給違規的司機罰單;中國交通基本上是依靠無處不在的攝像頭,隨處的“天眼”。而印度的交通,可謂無序無監管,印度的交通也充分體現了”民主”,任何車輛都可上路,包括汽車、摩托車、馬車、三輪車、自行車等等,任意穿梭。很多人在美國住的時間長了,剛回到中國是不敢開車的,時間長了才慢慢適應。有一次一位英國教授到北大深圳研究生院訪問,我們開車帶他出去,我請他坐在前排副駕駛座上,沒想到他拒絕了,說中國汽車亂轉亂插道太可怕,不敢坐前排而非要坐后排。當時還成為笑談。然而,中國的交通亂象與印度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我這次來到印度坐車的感受,可能就與那位英國教授在中國坐車感受是一樣的。印度開車跟騎自行車一樣,完全無視車道,有孔必入。奇怪的印度交通這么亂,可在印度一個星期,我見到的交通事故卻很少,很多次都感覺差一點就要撞上,結果還是安然無恙。我想,也許是在印度呆的時間不夠長,不足以形成代表性的印象,也許是印度人早已習慣于這種開車方式隨時保持警覺,或者是印度人雖然不遵守交規,但因為宗教信仰,內心還是比較平和,沒有中國人的急躁,在關鍵時可以剎得住。
 
平和與宿命的民族特點
      印度人的特點是平和、歡樂、相信宿命,全民有一半的人都在吃素。其實這也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社會各階層能夠和諧相處,但另一方面,容易造成奮斗精神的匱乏。印度特有的世襲等級制度、相信輪回轉世,讓印度人樂天知命,不同宗教、不同種族、貧富差距巨大的社會可以和平相處。在Mumbai,既可以看到大片的貧民窟,也可以看到億萬的豪宅,這種巨大的貧富差距并沒有引起窮人對富人的仇恨。在現代社會還可看到窮人兩代人為同一家富人做工。但是過于相信宿命,也帶來整體社會缺乏奮斗動力和發展能量,很多印度人安于現狀,工作懶散,不守時間,說得多做得少。從這一點來講,中國人往往比較自律,勤快,吃苦,要臉面,只要有好的制度,其潛在能量是巨大的。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能取得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當時經濟狀況不比印度好)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就證明了這一點。同樣,因為中國缺乏宗教信仰約束力,遇到不好的環境時也容易造成巨大傷害,過去的歷史仍記憶猶新。另外中國人普遍對成功的欲望過于強烈,很容易急功近利甚至不擇手段。如果印度和中國在這方面適度中和一下,可能對兩個國家都會更好。 
 
社會階層固化
    提到階級或階層,中國人往往會抱怨目前中國階層越來越固化,“寒門難出貴子”。而如果與印度相比,中國底層百姓發展的機會好得太多。中國人不相信宿命,“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中國特有的科舉以及現在的高考制度,都為底層貧民百姓提供了向上發展通道及改變命運的機會。而印度階層的固化是真正難以撼動的。貧民百姓相信宿命,因而沒有改變命運的動力,且很多底層百姓沒有機會和能力接受現代教育,能夠從事的工作也往往是低工資的體力活,所以一般來講,這些人很難有機會走出原來的階層。這也是印度階層固化很大的原因之一。 
 
制藥公司——印度的“世外桃源”
      印度城市臟亂差是有名的,即使在印度的首都新德里,無論走到哪里,基本上都是塵土飛楊,垃圾亂丟,很多印度人看去也是很懶散,不修邊幅的感覺。制藥事關到百姓生命安全,是一個非常嚴謹和規范的產業,生物制藥不僅技術含量高,投資大,對人才要求也高,對環境整潔有苛刻的要求,與印度懶散和臟亂差的大環境非常不匹配。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國度,其制藥產業之發達超乎國人的想象。幾乎全世界發展中國家的“藥神”或付不起高昂藥費的百姓都想盡一切辦法到印度買藥。歷史上,印度是佛教徒的圣地;現如今,印度成為眾“藥神”的圣地!從上海飛到新德里,一下飛機就遇到一位中國同胞由于不懂英語不知道怎么打出租車到醫院求我們幫忙, 他夫妻倆飛到印度的目的就是為了買藥。另外也有不少在印度工作或出差的國人經常會受托從印度帶藥。
     這次印度之行讓我有機會拜訪了五六家印度比較大的制藥公司。 感覺印度制藥公司簡直就是印度的“世外桃源”。印度藥廠外圍街道可能到處是垃圾和塵土飛楊的狀況,可走進每家制藥公司,就像進了一個干凈整潔的花園,與藥廠外圍形成巨大的反差。印度制藥公司不僅環境優美,干凈,整潔,而且產區管理和設備的先進性也絲毫不比發達國家差。
      首先所有藥廠進出人員有非常嚴格的管理登記制度,要有明確的拜訪目的和聯系人。客人要進藥廠還要有藥廠工作人員到門口接。有的藥廠人行道和車道還有嚴格的規范。很多廠區也禁止客人帶手機拍照,隨身攜帶電腦也要登記等等規范的管理。
      其次印度制藥公司有先進的研發和生產設備,其制藥用設備基本都是從歐美日進口的。 印度制藥產業鏈其實是斷層的,醫藥研發和生產設備及其關鍵耗材基本沒有自己生產的。而中國國產的設備和耗材雖然與發達國家有一定差別,但產業鏈還是較完善的。在非關鍵步驟,中國藥廠還是有一部分儀器和耗材是國產的。因此,印度在如此缺乏完善產業鏈的短板基礎上,可以把藥做得如此之,也是印度讓人深感神奇之處。 
 
印度制藥行業崛起的思考
      首先,印度政府不認可藥品專利保護權,制藥公司不必承擔昂貴的研發和專利費用。一般來講,由于投資大、周期長、風險大、技術門檻高,一款新藥研發上市,往往要耗費高達上百億美金、長達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因此專利藥剛上市時就會定價很高,遠遠高于生產價格。而在印度,只要發達國家研制出來的新藥,制藥公司就可直接生產,投資成本大幅度降低,仿制藥價格定的很低,如輝瑞生產的一種乳腺癌抗癌藥物,價格定在每瓶1萬元人民幣,而印度生產的同樣藥物只須1500元人民幣,只有原創藥的15%!在中國,政府是遵守國際知識產權保護的,因此專利沒過期的藥未經授權在中國都不能生產,只能以昂貴的價格購買原創藥,或者通過“藥神”從印度非法購買,為印度制藥公司發展做貢獻。
      其次,印度有一大批在發達國家學習制藥或學醫的人才回歸本土,幫助印度建立起能滿足美國FDA要求的生產管理體系,且提供了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和最寶貴的經驗。比如,我這次拜訪的Wockhardt 公司的Dr. Sahib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人物。Dr. Sahib被譽為印度胰島素之父 (有些印度人甚至把他譽為亞洲胰島素之父,這種說法無從考證),早年在美國留學,工作多年,后回到印度,為印度胰島素產業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Sahib博士現已80多歲,卻還在負責公司研發,且思維異常靈敏,對新技術非常感興趣,在聽我的報告時,居然坐了一個多小時,中間還提了很多尖銳問題,比很多年青人的思想都敏捷。聽完報告后,還主動要幫我牽線搭橋,找一個印度大學實驗室與納微合作開發填料應用,直接為印度制藥公司提供服務。正是有像Dr. Sahib這樣一批一生致力于印度制藥事業的本土人才,才使得印度制藥能夠獲得今天非凡的成就。
      第三,據了解,印度制藥企業技術人員的工資收入,是印度所有產業中工資收入最高的。如果說印度底層百姓的收入只有中國同類人員收入的三分之一,印度藥企的人員收入比中國同等人員的工資要高!高收入確保藥企能夠吸引和聚集印度最優秀的人才,如此形成良性循環,造就了印度堪稱“世外桃源”的制藥產業。  
      第四,印度藥企對新產品新技術更敏感,更容易接受。這次印度之行,在造訪制藥公司的同時,我還做了幾場學術報告。近年來納微公司打破歐美日壟斷,成功生產出用于制藥分離純化和藥品質量檢測的色譜填料和色譜柱。對于印度來說,納微是新公司且來自中國,沒有名氣,沒有在印度的銷售業績。但在得知納微獨特的色譜填料精準制備技術和產品后,印度藥企表現出非常的熱情和接納,對我們的歡迎程度一點不亞于對從歐美日來的老牌公司。本來印度藥企禁止在廠房拍照,聽完報告后破例與我們合影留念。
      短暫的印度之行雖然結束,在我而言,還沉浸在深深的思考和兩國的對比當中。雖然看似印度社會和經濟發展的整個大環境難以滿足制藥行業的高標準、嚴要求,但事實上,制藥業已經在印度形成一方“世外桃源”!不得不承認,國家政策對產業發展的影響至關重要!一是對藥物專利的寬松政策,制藥企業不受藥物知識產權限制,可以仿制任何新藥,與其它遵守國際專利產權的國家相比占有先機優勢;二是對人才的激勵政策,在歐美留學的從事醫學和生物制藥人才大量回歸,占據人才優勢;三是對制藥行業的薪酬政策,制藥行業高收入確保本土優秀人才加盟藥企,凸顯行業可持續發展優勢。
      納微公司經過十多年的創新發展,已擁有獨特的單分散色譜填料和層析介質的精準制造技術,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可大規模生產單分散聚合物層析介質和單分散硅膠色譜填料的廠家。納微已經為國內外多家生物制藥企業提高生物制藥分離純化效率、降低生產成本,提供了先進的單分散色譜填料和層析介質產品,和高效的技術服務方案。印度之行,打開了納微新時代“送經之路”,希望納微的產品有機會為印度的制藥行業更好發展增添一抹靚麗,服務印度藥廠生產出更好更便宜的藥品,當然更希望能夠助推中國制藥行業同樣展現出“世外桃源”的神韻,讓百姓吃得起藥、治得起病,共享技術進步的紅利。
索取資料
發布者:蘇州納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400-828-1622
E-mail:jjwang@nanomicrotech.com


網友評論 已有[0]人評論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快速注冊 忘記密碼
評論只代表網友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 請輸入驗證碼: 8795
Copyright(C) 1998-2019 生物器材網 電話:021-64166852;13621656896 E-mail:info@bio-equip.com
排列三投注技巧:巧妙判断何时出组3